阿克苏地区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

2020年10月21日 16:40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北上广听起来很酷,心酸只有自己知道

对于很多大学毕业生来讲,找工作是一件非常尴尬的话题。很多毕业生对找工作都心生恐惧,盼着自己不要离开象牙塔,不要离开美好的大学生活。但是人总要学会接受现实,该面对的还是要积极面对。“要不要考研,继续逃避找工作?”“能不能先去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海投一通先实习要紧?”“小公司不愿意去,大公司又不愿意要,工作不能将就!”总之,毕业生们都觉得:就业环境那么差,还是等等再说吧。然而,等着等着就成了“剩男剩女”了,等着等着别人都开始拿好几个月工资了,自己却还是个连房租都快要付不起的“无业游民”。高中时老师会告诉我们:考上了好大学就有了一切。但这真的只是老师的一句善意的谎言。要知道,人的一生都在奋斗,考上了大学就能有一切?这本来就是一个不成立的假命题。即使找不到工作,即使生活充满了心酸也不能向家人抱怨。常听老家人问“你在哪里工作”,“在北京”“在深圳”,'哇,真有出息"。然而,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听起来很酷,其实身处城市的自己混的有多心酸,只有自己心里知道。有句话叫做“北上广不相信眼泪”,那是因为在大城市里,流泪也不一定有人关心。这里相对公平,有更加多元的工作机会,更多的思想和最前沿的信息。当你习惯了现实的城市节奏以后,对大城市的好处会习以为常,而对它的弊病愈加明显。来租客网,有温馨的小窝,有家人般的温暖!你还在等什么?

2020年08月10日 10:19

堪称世界上最危险运动 大学生翼装飞行失联

2019年9月4日,一位美国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试飞。当日2019年第八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试飞。新华社发南都讯记者汪雅云近日,一名女大学生在张家界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时偏离飞行路线而失踪,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南都记者就这项运动采访了国内最早进入超极限运动的专业体育营销公司方泽体育创办人李良东,他从专业角度解析了翼装飞行为何堪称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翼装飞行由于其特殊的高风险,全世界参与者数量都不多,应该说是极小众的项目。国内翼装飞行参与者非常有限,开展时间也不到十年,除开少数飞行次数与时间很长的以外,应该说普遍水平与国际高水平之间存在差距。”李良东告诉记者,这项运动频频发生事故还是跟运动本身的特殊性有关。“作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超极限项目主要和两点有关:一是飞行速度快,这是人类自身运行速度最快的移动过程,对于高速(160-220公里每小时)状态下任何细微的判断失误和调整失态(不到位或过度)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二是起跳方式和飞行环境,作为高空跳伞在平原环境相对来说难度是较小的,但是很多选择悬崖高点的定点起跳(basejump,又称背死跳)和山地环境飞行会让难度几何倍数增加,我们从2011年接触翼装2012年参与组织首届翼装飞行世锦赛以来,所掌握事故情况基本都是山地环境中发生的。”李良东说。发生事故的张家界天门山,是国内外极限运动界久负盛名的场地,方泽体育此前也曾多次在此举办翼装、速降、漂移、山地跑酷等项目比赛。“天门山地区山势起伏落差大、山地气象条件变化大且迅速的基本情况是不会变的,所以每一次组织活动,都需要有足够的敬畏心、足够科学严谨的态度去进行线路勘察、起跳点备跳点、第一二甚至三着陆点的选择、推敲和斟酌全部细节,并且坚持安全第一性的原则。”李良东说,“即便这样,我们依然要知道自己在进行的是世界上最危险最极限的项目,事故随时可能发生。”谈到这次女大学生失踪事件,失踪者没有佩戴任何带GPS定位功能的电子产品,也使得搜救工作难度较大,对此李良东认为即便她佩戴了GPS,在山区里定位系统的信号很容易受到干扰,定位也未必准确,但通常来说,大多从事翼装飞行运动的人都还是会配备GPS,这位女大学生却没戴在身上,如果搞清楚是因何原因没戴,也许会有助于判断出现状况的起因。最后李良东也表示:“对于这次张家界发生的事件,我们确实已经了解到多方信息,但这些信息尚未确认前是不适宜做任何分析的。我们也看到有些媒体信源是‘旁观者’和‘’朋友’,对此我们建议大家首先应该将重心放在找人和安抚家属上,对于未经深入判断确认的信息不宜轻易推断。”

2020年05月17日 23:45

租客惠:一边享受“精致”,一边远离“贫穷”

追求喜欢的生活,才是人之常情。所以,年轻人追求“精致”,何错之有?但是,面对“精致穷”,我们有话说线上支付越来越为人们普及,大多数人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解决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等生活需求。充其量带上一张信用卡,以备不时之需。尤其在年轻人之间,见到现金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根据数据显示,中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逐年扩大,2019年上半年交易规模已达到166.1万亿元。这也就代表着现代商家,就连很多乡镇都开始选择了线上收款的方式,各种线上的团购、优惠买单网站、app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商户通过在这种类型的网站上进行推荐,推出折扣,来吸引消费者进店享受服务。再由消费者口口相传推荐,或在app上留下评论,以吸引新的客户。提升了口碑,也提升了流量和曝光度。各种团购平台不断冒出,也令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让利消费者,但团购平台的高额端口费却无形中迫使许多商家做出“生死抉择”——要么选择降低成本,后果是导致消费者“精致体验”的背离;要么选择提升价格,后果则将带来消费者的“贫穷”消费。团购平台的真假难辨,虚虚实实,令大多数消费者,更愿意选择他人推荐,根据口碑进店消费,买单时候才询问是否有团购优惠。这时,商家在团购平台获取的流量曝光已经几乎没有,却还要承担高额的平台扣点。因此有些商家选择了不再使用优惠,或者将优惠程度降低,对于消费者来说,也就失去了享受更多优惠的机会——这或许是导致许多年轻人,尤其是城市租房群体,“精致穷”的原因之一。一边享受“精致”,一边远离“贫穷”和传统团购平台不同,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租客惠从上线起就受到商家的广泛关注。以专业缔造品牌,用服务彰显价值,租客惠为合作商家推出了“免费引流+多样营销+无忧收款”的惠满意专属服务,也是针对租客网下的租客诞生的优惠服务。商家在入驻租客惠后,会由平台进行免费引流,提高曝光率,也无需广告费。且平台对商家不收取任何形式的扣点,真正的惠及商家,让利消费者,让广大租客梦在享受“精致”的同时,随时随地享受高质感的优惠商家。且租客进行消费后,收入平台的钱将秒到商家账户,不影响商家的任何资金使用。租客受益,就会选择再次消费,商家受益也就多。租客惠为商家、为租客提供了一个专业性的优惠消费服务平台。现如今,随着租客惠的不断普及,越来越多的租客接受并使用了租客惠,租客惠无疑满足了租客们、商家对消费销售的需求。未来租客网也在不抽取商家受益提成的基础下,为入驻商家、租客们带来更多的优惠享受!

2020年04月10日 14:57